网络资源分享
网络推广营销

年轻人们!资本的勒索已经套上脖子,还不知醒悟吗?

蛋壳暴雷,广州有个大学毕业没工作的年轻人,被套路了租房贷,又被房东要求限期搬出去,一时想不开,半夜纵火烧楼,自己上18楼跳楼自杀。

自己自杀就罢了,还要烧房烧整个楼,一旦燃起来,那可是整楼几十上百人的性命!

蛋壳暴雷连累了几十万租房年轻人,其实分摊到个人身上,虽然是笔很大的损失,但不至于要了命。

但真正要了命的到底是什么?难道不是这么多年来,在互联网公司们的调教下,被扭曲了的消费观?

在我的这个微博后面的回复里有人说:

你以为蛋壳有多高级 去一个陌生的城市工作 总不可能天天住十元店吧?多少个七平米的房间承载着年轻人的梦想你懂吗?

又来了,梦想万岁!

年轻人可以有梦想,但年轻人你要拿出计算器算算,你的梦想真的是自己能负担得起的吗?

而且,你们都不认为蛋壳有多高级了,但依旧为蛋壳的暴雷而被打击得怀疑人生,归根到底,还不是因为自己其实是承担不起的?

一个没有收入的年轻人,为什么非要住蛋壳公寓

别跟我说蛋壳不够高档,比起城中村简陋的住处,真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

为了照顾手头上紧的年轻人,还有 0 押金和免租活动,前提是只要你一口气预付半年租金,没有钱也没关系,有租金贷。

所以这位在社会上还没有赚到过一分钱的年轻人,愉快的签了一份租金贷,住进了本该负担不起的精品公寓。

“他那时候太年轻,不知道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经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互联网时代,信息茧房在AI打扮下出现了,它天天告诉你一些好听的话,你爱听的话,让你觉得年轻人都可以畅快的活着,如果不能,还有便利的互联网金融来帮忙。

有一次打车的时候,跟司机聊起来移动支付。

司机说,挺好的,以前乘客还动不动讲价,有了移动支付以后,大家都觉得钱不是钱了,根本没有人讲价了。听了这个话,我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打工赚钱有时候真的好难,我们小区的清洁工捆一大堆纸箱子,才换十几块钱,而收集这些纸箱子需要花多长时间,你们知道吗?

但花钱太容易了,手指点击一下手机屏幕,几百几千几万块都很快没了。

家境殷实从小不缺钱的,或者是能力特别强随便就能大把赚钱的我就不说了,有多少人只不过是普通人,只有普通的能力,只能做普通的工作?

既然如此,你何必要在消费上对标高要求?

年轻人需要名牌,年轻人需要新款数码器材,年轻人需要口红,年轻人天天喝奶茶怎么了?

其实你们都没有错,每个人都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而大部分人对美好生活的定义都是基于物质的,但是你真的负担得起码,当你得到了,真的需要吗?

我记得我看过一个美剧《破产姐妹》,几年过去了,这对美女姐妹还在底层餐厅里挣扎,没有存款,当时还在网上跟大家说,我们老家那些出来打工的女孩子,这么多年,一般都攒了十万八万的。

想不到没几年,放眼一看,到处都是在债务漩涡里挣扎的年轻人。

忽悠你们满足于当下欲望的互联网大佬们,倒是很懂得延时满足的力量。

看到没有,他们用软件给你即时满足的精神鸦片,然后却到处吹嘘自己牛逼不甘平庸,知道如何节制当下的欲望。

然后在各种APP,各路讯息的滋养下,好多人被洗了脑不自知。

蛋壳暴雷的时候大家都疯狂骂监管,但监管之前想亡羊补牢,约束一下疯狂扩张的花呗们,却被许多年轻人叫骂。

昨天写了个《从工具人到数据人》,有老粉留言怪我太残忍,没有同情心,太看低年轻人了。

我不是看低年轻人,而是深知人性,人性本来就有好逸恶劳,好吃懒做,虚荣浅薄的一面,而克服这些弱点的人,你以为是为什么呢?

是恐惧,是见过世界怎么用糖衣炮弹腐蚀一个人,然后再拖出去毒打的。

真相太残酷,很多人选择不看。

今天暴雷的蛋壳,可能当年还在网络前面笑我们这一批股票爆仓的老韭菜呢!

你看,那么容易给你配资,帮你发财,来的早的发了大财,然而沙子做的根基,虚无缥缈的财富,你以为经得起几推?

资本市场就是这样,愿者上钩,亏死只能算咎由自取。

最坏的是数字时代的金融资本们,他们悄悄的来,满脸笑容,满手礼物,各种赠送,优惠,薅羊毛,喜欢吗?

他们先喊口号说,要大家随时随地的得到讯息,于是你随时都能看到那么多新鲜东西,感觉自己土了落伍了,被时代唾弃了?

然后他们告诉你,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来来来,来我这里买买买。

多方便,小手一点,应有尽有。

资讯告诉你你没消费到位,所以各种低人一等,但是你真的没有钱啊,怎么办?

没钱也可以借呗,花呗,分期呗,还有抽奖机会,天天都有礼物送哟。

然后你惊奇的发现,你的消费陡然超标,每个月都被还款压力按得死死的。

有时候恼了,静下心来想想,难道非得买那些劳什子?

你以为纳斯达克到底是干什么的?金融资本借着互联网工具来加紧搞圈地运动呢!

我们当初的政治课本上有讲过英国的圈地运动,管它叫羊吃人。

为了空出位置来放羊,地主们把农民从土地上赶走。

当年闹出的累累血案,所以才有马克思的觉醒。

今天资本们看起来和善多了,互联网,新经济,人畜无害,像不像一只洁白无瑕的小绵羊?

然而这羊不是拿过来做火锅的,是要吃人的。

我们来看看,暴雷的蛋壳们最终的目标是什么?当然是垄断城市的公寓租赁市场啊!所谓的租金贷,无非就是用来快速集资的手段,如果它没暴雷,顺利发展下去,达成了自己的垄断目标,你猜会如何?

恭喜你们的,年轻人,你们将倾其所有得到一间垃圾公寓。

补贴一时爽,用后火葬场!

先例都在那里,外卖刚开始也好得很,外卖小哥数钱数得很开心,商家单单都有补贴拿,消费者能很便宜的吃吃喝喝,平台补贴。

平台难道是傻子开的?就是为了喂饱你们?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

“困在系统里的外卖骑手”

“被补贴压榨得做不下去的小店老板”

“必须忍受性价比越来越低的消费者”

然后呢?然后你看美团的股价,它又创新高了呢。

因为它股价越来越高,所以可以把触角插入到更多的地方,比如说小区买菜团购,你买吗?

于是大家都在哀叹那些眼看要被断了生计的菜市场小商贩们。

淘宝免费让你开店,然后真的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吗?最后小商家们被迫忍受各种勒索,还必须花钱买流量,而所谓的流量和大数据,难道不是他们从客户身上不花钱取走的吗?

如果任由这帮玩家们无限制的玩下去,我们还能怎样?都成了大圈子里的羊羔,老老实实的吃着草,有做社畜的觉悟,随时躺平,让人过来剪羊毛。

不然你还怎样?

全国有1.75亿90后,其中只有13.4%的年轻人没有负债,而86.6%的90后都接触过信贷产品。

这不是我杜撰的,而是统计数据,慢慢大家也别笑话美国人没存款了。

终于,主管部门开始看到问题了,这个级别的领导说这种话,在我看来,还是第一次。

但是,如果我们坐在那里等着国家来解决问题,这不是晚了吗?

科技进步当然是一件好事,手机一点带来的便利谁不喜欢?

在大骂金融资本勾结借着数字经济剪羊毛的时候,我们并非真的无能为力,起码可以节制欲望,坚持不负债消费!

建立良好的消费观,懂得一点节制的乐趣。

最近还有人跳出来说,中国居民储蓄率还是太高了,并拿出美国来作对比,说这些话的,所谓的专业人士,真的是毫无人性。

如果真的放开了让大家花,请问你来买单吗?

美国以前社会是一个枣核型,所谓中产之国,社会无比美好,但金融资本被放开管制以后,大家就开始互相伤害了,中产?呵呵,年薪十万,一个月没有收入支票就要领救济,钱都消费了,信用卡分期还要还呢,所以实际上大家都老实了。

真的老实了,所谓武德充沛的红脖子,为啥干不过流氓无产者的黑命贵?

说到底,这就是金融资本想要的效果,吊着你,圈着你,让你老老实实的做一辈子金融奴,还打着自由的名义,可比当年用狗看着黑奴们来得高尚多了。

在国家层面,其实已经在紧信用了,蚂蚁上市停了,小贷严监管了。

我们自己也要试着反省一下,别被别人灌输的欲望,困住了自己的未来。

家中有孩子的,可将此文给孩子一看。

文 | 局外人的视界

分享到:更多 ()

刘恒博客-教程资源分享,网络学习记录!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