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资源分享
网络推广营销

P2P始末-那些年你了解的P2P

“听木灵们将死的声音 诅咒焚林者永坠地狱。”——《百鬼夜行》
银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在11月说,目前国内的P2P网贷机构已经完全清零。
至于里面有没有水分另当别论,我听完这句话之后竟然感觉有点唏嘘。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X播下架的时候。
哪怕在唐小僧高喊40%年化收益,全国像50年代大练钢铁般痴迷P2P的时候,我都没在P2P投过一分钱。正如那句话所说的,没钱使我幸免于难。
不过由于工作的原因,我接触P2P的频率,反而比大多数人要高。这些年,公众号后台留言很多都是:“老黑啊,留意XX吧,又暴雷了。”
这类话题多了之后,我跟几个坏小子茶余饭后多了不少谈资,“你觉得XX什么时候会暴雷,日期单数你请客,双数我请客。”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P2P。由于在最高峰的时候,P2P企业高达3500家,谈的时候不可能面面俱到,我挑几家比较有个性的企业来讲,以增强大家的认识。
拍拍贷-P2P的开端
 
说到P2P,就不得不提起拍拍贷。因为拍拍贷算得上是国内P2P的祖师爷了。
拍拍贷2007年由顾少丰创办。早些年顾少丰是微软的一位技术主管,他是一个典型的理工男,性格比较腼腆,平常不太喜欢在公共场合抛头露面。所以在网络上很少能看到他的采访。
 
他之所以会想到创办这么一家企业,是受到了2006年诺奖的启发。
 
那年的诺奖颁给了孟加拉的尤努斯。尤努斯创新性地通过P2P模式,解决了当地人需要小额贷款的问题。
 
P2P是什么呢?很多人只知道它是网贷,具体来说它是一个个人对个人的借钱平台。
 
在之前,我们借钱方式无非只有两种,一是通过熟人,二是通过银行。
 
你们也知道在银行借钱是需要非常多手续的,比如说资料审批,财产抵押等等,银行借钱有一定的门槛在里面。而通过熟人的话,这又有点太局限了。
 
有了P2P,有借款需求的人在平台上发布借款信息,比如说要借多少钱,借多久,利率多少等等。
 
而平台整理借用人信息,根据他的信用分析从而确定风险等级并且匹配给出借人。
 
如果手上有空余资金,你可以在平台上把钱借给别人,同时收取一定的利息。拍拍贷在其中起到了一个信息中介的作用,从中赚个管理费。
 
最初这家企业并不被人看好,起步很艰难。
 
由于他是一个程序员,对于金融并没有多大的认识。而他创办拍拍贷之后,却要跟金融打交道。
 
要搞线上还是线下、怎么做好风控、处理坏账等问题,常常让他身心交瘁。
 
在当时看,P2P这个模式在中国算是很超前的。当时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P2P是啥玩意。那时候的记者干脆把这种模式称作为人人贷,这样接地气一点。
到了2009年,国内的P2P公司也不过才10家。
不过,后来情况有所变化。2012年谢平教授提出了互联网金融这个概念。
 
在当时“互联网+XX”就像是现在马保国的“耗子尾汁”一样,大家动不动就提上一嘴,以彰显自己独特的网上冲浪技巧。
 
同年,几家P2P机构陆续获得VC投资。
 
拍拍贷经过多年蛰伏之后,终于收到了红杉资本2500万美元的A轮投资。
 
虽然大家还看不大懂这个模式,不过看到专业投资机构都进来了,肯定有搞头。于是,P2P企业开始齐刷刷冒出来了。
 
到了2013年,P2P借贷平台达到了514家。
 
红岭创投-创新者还是破坏者
 
周世平在2009年创办了红岭创投。这个名字的由来,是他从深圳“红岭路”获得的灵感。
 
周世平没什么架子,常常活跃于各大论坛,并且投资人可以随便加他的微信,一点也不装。他给人一种憨厚老实的感觉,大家称他为老周。
 
之所以会提到老周,是因为他开创了一个“平台保底”的模式,这个模式对于后来国内的P2P有着深远的影响。
 
最早的时候,国内的P2P企业只是作为一个信息中介。如果出借人碰到了老赖,有人借钱不还,那只能自认倒霉。因为平台是不承担任何责任的,这个损失只能由出借人自己承担。
 
在开公司之前,老周还拿着两万块到拍拍贷玩了一把,没想到第一次就被坑了,有人借钱不还。
 
站在投资者的角度,他觉得P2P这样搞简直是在耍流氓,这个规则要改。
后来他创办公司后,咬咬牙做出一个决定,在平台上出借人如果遇到了坏账,平台将会负责兜底。
 
听到这个消息,圈子里面的人集体高潮。借贷享受高收益,如果出现坏账平台还会兜底,天底下居然还有这种好事,简直秒杀一切理财产品。
 
其中最著名的一件事是14年红岭创投投资广州纸业发生了坏账,借出的一亿已经回不来了。
当大家都在担心老周会不会跑路的时候,没想到老周还是选择了平台垫付,主动扛下了这一亿债务。
 
老周这一个做法就像是取木立信,最终博得了大家的信任,红岭创投用户数量以及规模开始激增。到了15年1月,平台累计交易金额已经突破了200亿元。
 
红岭创投喜欢做大单模式,也就是很喜欢做企业的生意。
 
之前个人借贷,一般也就是几千块钱,就算亏也亏不了多少。而企业的话,都是几百万甚至上亿的借款,这种项目如果出现坏账就非常吓人,一次亏一个小目标。
在发展过程中,P2P还出现了另外一些玩法,比如说宜信的债权转让。
 
简单来说就是当有人要借钱,平台会先把自己的钱借出去,后面平台再把这个债权转让给出借人。
这样的好处是能够加快整个借贷的流程。但弊端就是整个借贷过程从这时候开始已经变得不透明。
 
比如A向平台借了10万,B借了20万,平台把A、B的借贷合同分拆成100份,然后通过不同形式的组合再转让给出借人,以达到承诺的收益。
 
这时候出借人都不知道究竟是谁在跟自己借钱了。
有了平台兜底,以及债权转让,它们的P2P属性越来越少了,反倒更像是一家理财公司。
那时候的P2P企业就像是从不回头看爆炸的纯爷们,表面看起来风光无限,其实背后已经被炸得稀巴烂。
 
李克强在14年提出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结果这句话被这个圈子的人拿出来炒作了一番。
 
“国家鼓励创业,但是银行又不喜欢借钱给中小企业,所以P2P是大势所趋。”在这样的花言巧语下,成功骗倒了一批人。
 
在当时这个行业别说门槛了,就连门框都没有。你注册一个公司,再花几千块就可以买到一个现成的平台,再招几个技术员,就可以开业了,压根不需要金融牌照。
 
根据零壹智库的数据,2014年中国P2P平台数量已经有1983家,这在五年前还是个位数。
 
而背面,平台的坏账变得越来越多。
 
在网贷平台借款的这批人,已经被银行筛过了一遍,信誉并不高。当时一个身份证一个手机号就可以借款了,导致撸小贷的人激增。
 
由于平台号称可以兜底,那么这个坏账只能自己消化。可是如果不兜底吧,别家都这么干,那么投资者肯定会跑向别的平台,自己只能原地倒闭。
为了稳定各大出借人的心,有些平台厚颜无耻地声称自家的坏账率只有1%,这个数据比银行还低,真的不知道它们是哪里来的底气。
 
为了让自家账面看起来更好看,平台通过自动投标的方式把这笔坏账转让给下一个入局者。
 
简单来说张三借李四的钱不还,那么平台假装先帮李四还了,再把这笔钱丢给王五。
如此循环往复,P2P已经成为了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
 
E租宝——惊天巨雷
 
说起P2P,不得不提的还有E租宝,它凭一己之力坑了全国90万的出借人。
 
E租宝是丁宁在14年创办的一家企业。他曾经上过CCTV的一个叫《创客说》的节目。
在节目中,他无不自豪的说,E租宝在他手上短短7个月期间就做到了全国第二。
 
与众多P2P的企业不同,E租宝标榜自己开创了新的借贷模式,那就是A2P。
 
A2P究竟是啥,我也被搞懵了。反正一句话总结就是比现有的产品更牛逼、更安全就对了。
E租宝比起其他P2P,路子更野,胆子也更大。
 
它在各大媒体上疯狂砸钱做广告,包揽了央视、江苏卫视等各大电视台。
 
在京泸线上,它有一列自己冠名的动车。
据说(手动狗头),丁宁在缅甸甚至还有一个军队。
 
E租宝宣称自家的收益有14%,并且项目安全,投资门槛低,最低起投金额1元。
 
E租宝共计发放了3240个投资标,不过95%的项目都是伪造出来的。
 
由于E租宝都是虚假项目,平台有利润就见鬼了。
 
为了能给前面出借人的承诺收益,只能用后来者的钱补贴,这时一个庞氏骗局开始了。
所以它在15年的时候被员工自爆“E租宝是中国最大的合法传销组织。”
 
平台在高峰时期募集资金高达762亿元,而最后警方查封的时候,账面上的资产只剩下150亿左右。
 
那么这消失的500亿都花在哪些地方了呢?
 
有人做过统计,E租宝巨额的广告支出花了30亿,项目作假花了8亿,员工薪资花费了近百亿。
 
E租宝整个帝国可以说极具奢靡。为了维护公司的良好形象,丁宁规定办公室秘书必须穿戴各种奢侈服装。有一次公司购物,他们甚至把一家奢侈服装店给买空了。
 
丁宁出手阔绰,动不动就送给女高管各种豪车、豪宅,后来估计这些价值高达10亿元。
 
至于剩下的钱都在哪里,咱也不敢问,咱也不敢说啊。
 
因为E租宝事件,整个行业受到了重击。
 
2015这一年平台倒闭数量为894家,P2P的辉煌期已经过去,开始走下坡路。
 
当时情况有多严重呢?有句玩笑话说的是“看守所里面有三分之一都是P2P的运营以及开发。”
 
政府终于下决心要管理P2P了。
 
16年,银监会规定贷款机构不能吸收公众存款,不能有资金池、不能提供担保以及保本保息等十二项禁止行为。
 
根据这么一定性,国内P2P基本上可以说百分百都属违规操作。
 
有些企业见好就收,也有的企业试图最后再薅一把。
 
在15年的时候有人在知乎问:“E租宝年收益14%可信吗?”没想到,两年过后,这个收益已经变得不值一提。
 
联璧金融号称年化收益31%、唐小僧年化收益甚至达到40%,这利润简直比贩毒还要高。
 
此时的P2P已经彻底面目全非,没有借款人,也没有项目,大家在玩的只是一个虚空接盘的游戏,就看谁跑得比较快了。
 
2018年,北京副市长殷勇提出了P2P三降政策:“降余额、降人数、降店面”,全国开始全力打击P2P。
 
最后的清退潮
 
清退大棒砸下, 做的比较好的最终实现平稳落地。
 
拍拍贷跟其他家比起来,算是比较幸运的。
 
在早些时候大家都在搞保本保息的时候,拍拍贷不为所动,老老实实当自己的信息中介,这在业内算是一股清流。
 
由于没搞资金池,那么账面的资金压力就不算大。今年10月拍拍贷官宣已经清退完成,现在已经转型为助贷平台,实现平稳过度。
 
红岭创投在19年3月宣布清退,并承诺三年完成。但在19年底,只完成9.3%的兑付目标,剩下的遥遥无期。
 
而E租宝暴雷的用户,则更加卑微。
 
今年年初E租宝退还给部分投资人35%金额。这笔被坑的钱,他们本来已经不抱希望,但是收到银行的打款后,他们居然有种发了一笔横财的感觉。
 
在国内P2P发展这些年间,出现了很多种形式的创新。而这些所谓创新,如果脱离了监管,结果只能走向失控。
那些冲在前头的勇士,我再引用郭树清的一句话打醒你们:“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很危险,超过10%就要做好损失全部本金的准备。”
我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总感觉有点意犹未尽,于是刻意找来了一段煽情的话放在了文章开头。
这句话字面意思并不难理解,翻译过来就是,树木控诉焚烧森林的坏蛋:“NMS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恒博客 » P2P始末-那些年你了解的P2P

分享到:更多 ()

刘恒博客-教程资源分享,网络学习记录!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