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互联网
关注身边事儿!

刘恒 (汉文帝)百科

汉文帝刘恒(前202年—前157年),汉高祖刘邦第四子,母薄姬 ,汉惠帝刘盈之弟 ,西汉第五位皇帝。前196年,汉高祖镇压了陈豨叛乱后,封刘恒为代王,其为人宽容平和,在政治上保持低调。汉高祖死后,吕后专权,诸吕掌握朝廷军政大权。

前180年,吕后一死,太尉周勃、丞相陈平等大臣把诸吕一网打尽,迎立代王刘恒入京为帝,是为汉文帝。

汉文帝即位后,励精图治,兴修水利,衣着朴素,废除肉刑,使汉朝进入强盛安定的时期。当时百姓富裕,天下小康。刘恒为代王时有位王后,生有四个嫡子,在刘恒称皇帝后不久,这四个嫡子相继去世,其余诸子中宠姬窦漪房之子刘启最长。

刘恒登基后三月后(景帝前元元年正月)立刘启为皇太子,元年三月立窦漪房为皇后,汉文帝与其子汉景帝统治时期被合称为文景之治 。
汉文帝在位时,存在诸侯王国势力过大及匈奴入侵中原等问题。汉文帝对待诸侯王,采取以德服人的态度。道德方面,汉文帝亦曾经亲自为母亲薄氏尝药,深具孝心。后元七年六月己亥,汉文帝崩于长安未央宫,后葬于霸陵。

在古代,有夺取天下之功的称为祖,有治理天下之德的称为宗。所以,其庙号太宗,谥曰孝文皇帝。也是《二十四孝》中亲尝汤药的主角。

人物生平
刘恒 (公元前203~前157)即汉文帝。刘恒为刘邦中子,薄姬所生,初封代王.公元前180年太尉周勃、右丞相陈平等平定诸吕之乱,迎为帝。汉文帝是历史上真正实行以道家黄老之术治国的皇帝,和其子刘启(汉景帝)开创了有名的“文景之治”政治局面。汉文帝宽仁恭俭,亲耕籍田,除肉刑,除天下田租。定赈穷养老之法。除收妻孥连坐、诽谤妖言之法;采纳雅言;治霸陵皆以瓦器,不烦民。汉文帝是真正精于道家之术者,以之治国t彪炳史册,在位二十三年崩,葬霸陵。

初封代王

刘恒是汉高祖刘邦的第四子,母薄姬。[1] 她是吴(今江苏)人,秦末,初为魏王魏豹妾。楚汉战争初期,魏豹附汉而又叛汉,乃为汉将韩信、曹参败俘后被汉将周苛所杀。因之她也成了俘虏,不久被送入织室织布。后刘邦见薄姬有些姿色,就纳入后宫。高祖五年(前202年)她生下刘恒。
高祖十一年(前196年),刘邦在亲征平定代地陈豨的叛乱后,就立八岁的刘恒为代王[7] ,都于晋阳(今山西太原)。[1] 其后刘恒在他就藩代地的十五年间,与民休息,发展生产,恭俭作则,代地由是大安。这为他即位后的施政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登基为帝

西汉高后八年(前180年),吕后去世,刘邦的旧臣陈平和周勃携手诛灭了吕氏势力,然后商议由谁来继承皇位。因为他们觉得当时吕后立的小皇帝刘弘不是汉惠帝的后代,不符合皇位继承的法统。最后,他们相中了宽厚仁慈名声较好的代王刘恒。于是派出使者去接刘恒赴长安继承皇位。刘恒见到使者,开始并不是很高兴,相反这使他起了疑心,他的属臣们也意见不同,有的认为是一个阴谋,有的则分析说不会有假。刘恒决定用占卜来决定吉凶。结果达到一个“大横”的占卜结果,这个结果的意思是:大横所裂的纹路很是正当,我不久要即位天王,将父亲的伟业光大发扬,就像启延续禹的那样。占卜的人向他解释天王即是做天子,比一般的王要高一级。[6] 于是刘恒决定入京即位
但为了以防万一,刘恒在向长安进发的过程中一步步小心从事,深怕中了计,丧命黄泉路。一是派舅舅薄昭先到长安探听虚实,二是离长安城五十里的时候,又派属下宋昌先进城探路。最后,小心的刘恒终于在陈平等众大臣的拥戴下平安地住进了未央宫,继承了皇位,是为汉文帝。

汉文帝

因为得到皇位不易,刘恒即位后首先任命自己的心腹宋昌、张武负责守卫皇宫、京城,从根本上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然后,对于拥立他做皇帝的功臣们一一赏赐、封官晋爵,对于被吕后贬斥的刘姓王也恢复了爵位和封地,同时,对于跟随父亲刘邦开国的功臣们也分别赏赐、分封。这些措施使刘恒的帝位得到巩固[11] 。
除了用拉拢的手段巩固权势外,打击重臣也是刘恒一项重要措施。这方面主要是对大功臣周勃的处理。周勃因为拥立刘恒有功,所以每次退朝后,出来时总是很骄横的样子,似乎也不把刘恒放在眼里。而刘恒对他更加有礼,经常目送他离去。有大臣劝说刘恒,不该对周勃这样重礼,有失君主的身份。从此,刘恒的神色变得越来越严肃,而周勃则越来越敬畏。周勃的属下及时提醒他:小心功高盖主,引火烧身。周勃如醍醐灌顶,猛然醒悟。于是辞去了右丞相(汉时以右为上,陈平当时是左丞相,相当于副职)的职务,刘恒很快也答应了。一年后,因为陈平谢世,刘恒又任命他做丞相,但仅十个月后,刘恒又以列侯归封国为借口免除了他的相职。当时,很多的列侯都住在长安,这给京城的粮食供应增加了很多负担,所以,刘恒就下诏命列侯到自己的封国去生活,即使朝廷恩准留在京城,也要将自己的儿子派到封国去。但很多人找各种各样的借口留在京城,这使刘恒很生气,便让丞相周勃带头做表率,免了他的丞相职务[11] 。
在后来有人举报周勃在家常身披盔甲,有谋反之心,刘恒马上把他抓捕。周勃赶忙通过刘恒的舅舅薄昭向刘恒说明自己因惧祸才束甲,决无谋反之心的实情。刘恒在重新调查后,没有发现周勃谋反的事实,便释放了他。这和封建时代很多皇帝相比,刘恒做得确实很宽容

巩固皇权

刘恒入京,仅带宋昌、张武等六人。刘恒即位后下定决心要尽快整合皇权体制,以恢复和加强国家政权的运转能力。

①掌握军队
军权是最大的权,刘恒深谙此道,所以在他进入未央宫的当天夜里,就命令宋昌为卫将军,镇抚南、北二军;命张武为郎中令,巡察保卫宫中。有司衙门分别诛杀少后帝及其三个弟弟于他们自己的府第里。皇帝回到前殿,连夜颁布诏令,大赦天下。
刘恒知道自己在汉廷并无雄厚的政治基础,有的宗室认为他是“摘桃派”,仅仅是依靠一批老臣的拥戴而登上皇位的,他所面临的是不断壮大和日益骄横的诸侯王势力,所以他首要的任务是采取恩威并施的两手策略来巩固皇权。

②封赏功臣
周勃
汉文帝即位之后,首先封赐诛诸吕有功之臣。刘恒前元年(前179年)十月,封周勃为右丞相,陈平为左丞相,灌婴为太尉,组成新的汉廷中央。随刘恒入朝的官员,有的官至列卿。[12]
除了保留旧有的诸侯王之外,汉文帝又立了一批新的诸侯王。同年十二月,立原赵幽王刘友之子刘遂为赵王;徙封原琅邪王刘泽为燕王。后来,又立刘遂之弟刘强为河间王;朱虚侯刘章为城阳王;东牟侯刘兴居为济北王;立皇子刘武为代王,又徙封为淮阳王,后徙封为梁王;封刘参为太原王;刘揖为梁王。
同年正月,即刘恒即位三个月后,根据群臣的建议,刘恒立长子刘启为太子。这样,自汉高祖以来,预立太子就成为汉家的定制。三月,立窦氏为皇后。[12]
镇压叛乱

由于汉王朝大力推行无为政治,对诸侯王势力的恶性发展,起了催化作用。诸侯坐大,形成“尾大不掉“之势,必然使刘氏宗室内部在皇权和王权的分割问题上产生了尖锐的矛盾,这个矛盾从刘恒即位后就开始激化了。刘恒三年(前177年),济北王刘兴居叛乱,首开王国武装反抗汉廷之先例。刘恒派兵镇压,叛军顷刻瓦解,刘兴居被俘后自杀。
贾谊

只过了三年,淮南王刘长又举起了叛旗。但尚未行动,即被朝廷发觉。刘恒派人传讯刘长入京,罢去他的王位,将他发配蜀郡。途中,刘长绝食而死。
贾谊献策 两起叛乱虽被平息了,但汉初诸侯王势力的恶性发展,实际上已成为对抗中央朝廷的分裂势力。朝廷中一些有识之士,认为到了非从根本上解决不可的时候了。贾谊就是其中突出的代表。 时年28岁的贾谊上《陈政事疏》(即《治安策》),提出两点:第一,亲疏不是主要问题,即同姓诸侯王不比异姓王可靠。第二,是强者先反叛,弱者后反叛,在这样的封国条件下,最后都是要威胁中央集权政权的。贾谊提出解决的办法就是“众建诸侯王而少其力”,即分割诸侯王国的势力,从而达到中央集权的目的。

刘恒十分欣赏贾谊的《治安策》,然而,当时他正用心于稳定政局,恢复和发展社会经济,形势不允许他与诸侯王公开对抗。直到文帝十六年(前164年),齐王刘则死,无子嗣位,刘恒才分最大的齐国为六国。又封刘长的三子刘安、刘勃、刘赐等为王,将淮南国一分为三。贾谊关于众建诸侯的建议,至此才得以实施,但皇权和王权的矛盾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分权和集权的问题依然存在。由于刘恒对同姓诸侯王基本上采取姑息政策,所以导致了景帝时期的吴楚七国之乱。

宽俭待民

刘恒以秦亡为鉴,深知百姓生活之乐苦对政权安定的意义。其性又节俭,故在位时奉行黄老“无为而治”的政策。故曾因惜十家之财而罢建露台;因怜吏卒输送之劳而令列侯归于封国,不须留于长安奉朝请;借缇萦救父之事而下诏废肉刑;又诏罢天下田租。通过这一系列政策,汉朝的社会经济得到了长足发展,文教大兴,国力日益强盛。
晚年去世

刘恒君臣躬行节俭、励精图治,最终开创“文景之治”的繁盛之局。后元七年(前157年)六月六月初一日,刘恒在未央宫逝世[14] ,享年四十七岁。[15] 群臣上庙号为太宗,谥号孝文皇帝,同年六月初七日,葬于霸陵[16] (位于陕西西安东郊白鹿原东北角)。[2]
为政举措编辑
西汉王朝建立后,汉高祖、惠帝、吕后都着力于发展农业生产,稳定统治秩序,收到了显著的成效。然而刘恒即位之时,不仅国家财力严重不足,人民生活还相当困顿。造成这种贫困的状况,是由于“一人耕之,十人聚而食之”,农民遭受残酷剥削,淫侈之风日益严重,以及社会背本趋末的结果。这表明汉初一度缓和的社会矛盾,到刘恒即位时又逐渐趋于表面化。于是他开始大显身手,开始了他的治国之路。

政治

①司法
秦汉时期的黄老学一个主要特征是“守法而无为”,所谓“无为”,不是毫无作为,也不是漫无边际的放任,而是不超越既定的法律规定。“法”是“无为”的界限,而无为的“道”又是“法”的根源。所以,要求“法立而弗敢废”,就是指立法之后不轻易变更,要“循守成法”。
汉初统治者坚持黄老之学“赏罚信”的思想,主张严格执法,即使皇帝也只有“执道生法”的权力,而不得犯法。汉文帝就是一位不以个人意志破坏法律规定而“循守成法“的皇帝。一次,刘恒出行中路过渭桥,有人从桥下走出,使刘恒乘车的马受惊而跑。廷尉张释之判处此人“罪金”(罚四两金)。刘恒要求处死。张释之向刘恒说:“法律是天子和天下人共同制定的,如果我们轻易地改变法律,就会使人们对法律失去信任,不知怎样做才对。”刘恒终究表示廷尉做得对。[12]
黄老思想虽然吸收了法家的“执法”“守法”思想,但基于“安民”“惠民”的立场,对法家的“重刑轻罪”主张并不首肯。黄老思想不仅要求“君正”,而且要求“法正”。在这种思想作用下,汉初统治者坚持除秦苛法。刘恒元年(前179年)十二月,除“收孥连坐法”。明令宣布:“废除一人犯罪,家人收为奴婢及各种株连的法律。”这是对旧传统的否定,对成法的改革。

②改革刑制
废除连坐法(首孥连坐法)。
文帝十三年(前169年)五月,废除肉刑[18] ,改为处以笞刑和杖刑。

③令列侯归国
文帝二年(前178年)十月,因当时列侯多居于长安,离封邑很远,吏卒供给输送甚为劳苦,而列侯亦无机会去德化其封邑的百姓。于是下诏让列侯都到自己的封邑去。其中有的身居高位要职与诏令恩准留京的由其太子到封邑去。[19]
亲尝汤药

④废除过关用传制度
文帝十二年(前168年)三月,废除进出关要出示证件的法令。

⑤入粟拜爵,改善农民处境
文帝二年(前168年),号称“智囊”的太子家令晁错向刘恒建议:“募天下之人入粟于边,以受爵免罪,不过三岁,塞下之粟必多矣。“并在其《论贵粟疏》中宣传此思想,本套思想非常符合刘恒时期充实国力的目的,于是,刘恒采纳了这个建议,采取公开招标价卖爵的办法来充实边防军粮。晁错又建议,入粟拜爵办法实行后,边境积粟足以支5年,可令入粟者输于郡县,是郡县也积粟;边境和郡县都已充实,就可以免除天下田租。入粟拜爵办法的实行,使农民的处境暂时有所改善。[22]
经济

①安民为本
年轻的贾谊作《过秦论》为刘恒提出治国的根本方针为“牧民之道,务在安之”。这股要求安民的社会思潮,是惠帝以来朝野共同的要求,也是巩固西汉统治的需要。

②减省租赋
为了吸引农民归农力本,刘恒以减轻田租税率的办法,
刘恒与窦皇后、慎夫人画像

改变背本趋末的社会风气,用来激发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刘恒二年(前178年)和刘恒十二年(前168年),曾两次“除田租税之半”,即租率由十五税一减为三十税一,即纳1∕30的土地税。刘恒十三年(前167年),还全部免去田租。自此以后,三十税一成为汉代定制。此外,算赋也由每人每年120钱减至每人每年40钱。

③减轻徭役
刘恒“偃武兴文”,“丁男三年而一事”,即成年男子的徭役减为每三年服役一次。这样的减免,在中国封建社会史上是独一无二的。

④废除盗铸钱令
文帝五年(前175年)四月,废除盗铸钱令,允许私铸。

⑤弛山泽之禁
文帝后六年(前158年),刘恒下令,开放原来归属国家的所有山林川泽,准许私人开采矿产,利用和开发渔盐资源,从而促进了农民的副业生产和与国计民生有重大关系的盐铁生产事业的发展。弛禁的结果,“富商大贾周流天下,交易之物莫不通”[23] 。
军事
飞将军李广
刘恒在位期间,继续对匈奴和亲。文帝前元三年(公元前177年),匈奴右贤王背弃和亲之约,率数万大军侵占河南地(今内蒙古伊克昭盟地区),并进袭上郡(今陕西绥德地区),杀略汉民,威胁长安。双方虽未交兵,但这次用兵是西汉自白登之围后对匈奴第一次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表明西汉王朝并不甘于和亲政策。
文帝前元六年(公元前174年),冒顿单于死,其子稽粥即位,号老上单于。文帝前元十四年(公元前166年)冬,老上单于亲率14万大军入北地郡,进占朝那(今甘肃平凉西北)、萧关(今甘肃固原东南)、彭阳(今甘肃镇原东南),烧毁中宫(秦宫,故址在今甘肃固原),前锋直抵岐州雍(今宝鸡凤翔)、甘泉(今陕西淳化西北),距长安仅200里,直接威胁西汉王朝的统治中心。刘恒得报,立即命中尉周谷、郎中令张武为将军, 发车千乘,骑十万 ,屯驻长安附近,防卫京师;又拜昌侯卢卿为上郡将军,宁侯魏遫为北地将军,隆虑侯周灶为陇西将军,东阳侯张相如为大将军,成侯董赤为前将军,大发上郡、北地、陇西等处兵马车骑迎击匈奴,苦战月余,老上单于方退出塞外,而汉军 逐出塞即还,不能有所杀 。从此, 匈奴日已骄,岁入边,杀略人民畜产甚多,云中、辽东最甚,至代郡万余人 。西汉王朝深以为患,不得不遣使者复与匈奴修好 和亲。

文帝后元四年(公元前160年),老上稽粥单于死,其子军臣立为单于,仍以中行说为亲信,积极准备攻汉。
文帝后元六年(公元前158年),军臣单于绝和亲之约,对汉发动战争。他以6万骑兵,分两路,每路3万骑,分别侵入上郡及云中郡,杀略甚众。刘恒急忙以中大夫令勉为车骑将军,率军进驻飞狐(今山西上党);以原楚相苏意为将军,将兵入代地,进驻句注(今山西雁门关附近);又派将军张武屯兵北地,同时,置三将军,命河内守周亚夫驻屯细柳,祝兹侯徐悍驻棘门,宗正刘礼驻霸上,保卫长安。此时,匈奴骑兵已进至代地句注边,边境烽火警报连连告急。汉军经数月调动,方抵边境地区。匈奴见汉军加强了守备,遂退出塞外。汉军也罢兵撤警。第二年,刘恒去世。

民族

刘恒即位后,不仅内政复杂棘手,边事也十分严峻,在国力不强的情况下,面对“胡强南劲”的形势,汉文帝采取了正确的策略,终于赢得了较好的外部环境。[27]
匈奴
自白登之围以来,汉廷对匈奴实行和亲政策,虽然收到了一定效果,但是并不能根本解除匈奴贵族的威胁,双方一直处于战和不定的状态。
刘恒在位期间,为了谋求安定的和平环境,对匈奴一直采取克制忍让的态度,继续执行和亲政策,避免大动干戈。然而,匈奴虽然受益于和亲政策,但是却不信守和亲的盟约。汉廷急需行之有效的御边之策。

当时任太子家令的晁错上书汉文帝,分析汉朝与匈奴双方在军事上各自的长短,建议实行“募民实边”的策略。其主要内容为:在边地建立城邑,招募内地人民迁徙边地,一面种田,一面备“胡”;每个城邑迁徙千户以上的居民,由官府发给农具、衣服、粮食,直到他们能自给为止;迁往边地的老百姓,按什伍编制组织起来,平时进行训练,有事则可应敌,凡能抵抗匈奴人的侵扰,夺回被匈奴人掠夺的财富,则由官府照价赏赐一半。刘恒在不同程度上采纳了这个策略。
匈奴形势

刘恒还在边地建立马苑36所,分布在北部和西部,用官奴婢3万人,养马30万匹。在民间,同样奖励老百姓养马,以满足边防对马匹的需求。[22]
这些措施产生了积极的作用:改变了单一轮换屯戍的制度,既有利于对边郡的开发,又大大加强了抗击匈奴的防御力量;有利于休养和生息,使内地的社会经济迅速地恢复和发展;为后来汉武帝彻底解决匈奴问题打下了基础。

南越
战国秦汉时期,中国东南沿海一带及岭南一带,聚居一种支族众多的越族,被统称为“百越”。居住在岭南地区的越人,因地处“楚之南”,被称为“南越”。秦始皇三十三年(前214年)统一岭南,在这里设置了桂林、南海、和象三个郡。秦末农民战争起义爆发后,行南海郡事的赵佗自立为王。

南越武王赵佗
汉高祖时,赵佗接受“南越王“封号,从此“称臣奉汉约”,成为西汉王朝下的一个属国—南越国。吕后统治时期,对南越实行经济封锁政策,赵佗即以兵戎相见,与汉王朝分庭抗礼。

刘恒即位后,改变扼杀政策,采取安抚政策,向南越提供发展生产所需的铁器、农具、马牛羊等。并派人修葺赵佗在真定(今河北正定)的祖坟,置守邑,岁时祭祀。又撤掉进攻南越的军官,拜赵佗的兄弟做官。然后,遣陆贾再次出使南越。在刘恒诚意的感召下,赵佗谢罪称臣,从而再次赢得了发展经济的有利条件。

到武帝时期,岭南地区经济文化发展已有较大发展。
刘恒对周边少数民族不轻易用兵,尽力维持相安友好关系,以礼相待,兄弟相称,这对于加强中原人民与周边少数民族人民之间的团结,增进友谊,起了很好的作用,进一步促进了汉朝时期各个民族之间的融合,对中华民族的形成和发展做出了贡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恒博客 » 刘恒 (汉文帝)百科

分享到:更多 ()

刘恒,关注互联网,关注身边事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